百度影音播放后的视频守住秘密真的很難 [6/6]

www.mmm996.com
爸爸當天就走了,這次跑長途要跑一個多月才回來。隊長玩我媽玩得高興,
大概心裡多少對我爸有些愧疚,所以給我爸爸雙份的獎金。我爸不知內情,還以
爲是隊長照顧他,也不罵隊長沒良心了,反而誇隊長仗義。全想不到他不在時別
人在自己家裡玩他妻子。

這以後的一個多星期,隊長差不多天天來我家和我媽打炮,張芹也常常跟著
來。隊長就在房間裡按著我媽搞,也不關門,搞得床都「吱呀吱呀」的響。

搞完後隊長出來抽煙,媽媽在裡面清理幹淨精液就光著雪白的身子跑出來,
坐在隊長的大腿上,和隊長黏糊在一起,全不管我們就坐在一旁。此時隊長就眉
飛色舞地對我誇我媽漂亮,皮膚如何白嫩,說我媽下面會縮,夾得他的雞巴怎樣
舒服。我媽就笑,把手伸去抓著他的雞巴撸著,開玩笑說:「這個壞東西把我戳
痛了,要把它扯掉。」

隊長常常故意當著我問我媽:「我和你兒子誰的雞巴大?」媽媽就笑著說:
「當然是你的大了。」隊長就哈哈笑著對我說:「小子,聽見沒有?你得趕緊把
下面練大,不然你媽以後就不讓你上她的床了。你看你媽多漂亮,細皮嫩肉的,
操不到她多可惜啊!」媽媽這時就不說話。

調笑完、吃喝完,隊長就又會一把抱起媽媽一絲不挂的雪白身子進屋,摔在
我爸的床上,壓上去就「嘿哧嘿哧」的接著搞我媽。有一次甚至都沒進屋,直接
在客廳就搞起我媽來。

他叫我媽趴沙發上,高高地撅著雪白嫩粉的大屁股,他就用脹鼓鼓的大陰莖
在媽媽的屁股上拍打幾下,把龜頭對準我媽的屄口,屁股一聳就操了進去,一邊
還嚷著:「許會計多軟的屁股啊!多緊的屄啊!」

他像打樁機一樣一下接一下的操著我媽,我媽就很大聲地浪叫。不過我覺得
我媽叫得好像有點故意,因爲我媽性格溫柔,以前我操得她不管多爽,她也只敢
小聲地浪叫,怕人聽見。不過也可能這次是隊長玩她比我玩她讓她性欲更強烈發
泄。想到這裡,我不由得有些泄氣。

爲了不甘示弱,我一把把張芹按在茶幾上,幾把扯下她的褲子,壓上去就幹
她。操了一陣後,張芹也扭動著身體浪叫起來。

這些天來隊長完全被我媽的肉體迷住了,一下班就往我家跑,才進門就脫褲
子,按倒我媽就操,有時幹脆就在我家摟著我媽過夜。他原先答應的讓老炮開我
媽的門的事也拖了又拖,說要多過幾天新郎的瘾。

老炮雖然看著我媽雪白的身子口水直流卻也沒辦法,這幾天要麽跑出去嫖,
要麽還是上我家來和我一起輪流操她媳婦。倒是便宜張芹這蕩婦,被我們兩個男
人輪奸得身體發軟,看我們的眼睛都甜得要流出蜜來。

本來見媽媽這樣被隊長搞,我也不是接受不了,當初也是我同意隊長給我媽
開門的。再說看著原先臣服在我胯下的漂亮的媽媽被別的男人奸得浪叫連連,我
也很興奮。問題是自從被隊長搞上以後,我媽就對我愛答不理的,沒事就不和我
說活,有事時說話也是淡淡的,和她被隊長操完後和隊長的那個黏糊勁形成鮮明
的反差。

有時隊長走後,我興奮的抱著她進屋,壓在她身上搞她,她也就閉著眼睛讓
我的陰莖插入。搞一陣後,她也有反應,身子輕輕的扭,小聲的呻吟,但等我射
精後,她就一言不發的推開我,吃了避孕藥片,擦幹淨精液就面朝裡睡去。我叫
她,躺在她身邊摸她的乳房,她也由我摸,就只淡淡地說:「不早了,睡吧!」

在以前,我如果搞得她舒服,射精後她也會溫柔地用嘴嘓我的雞巴,幫我把
雞巴上的精液舔幹淨,然後和我調情好一陣,最後要我緊緊地抱著她才睡。現在
她這個樣子。莫非真的是隊長玩女人功夫太好,把我媽操服了,我媽就移情別戀
了?我只感到十分窩心。

我和我媽的這種狀態,到後來隊長都瞧出不妥來了。畢竟隊長在我面前這樣
玩我媽,倒不是存心羞辱我,只不過他性格粗犷,好玩女人,覺得怎麽舒服就怎
麽玩。相反,他對我倒是挺欣賞的。

有一天,他下班後和往常一樣放了我媽一炮,又把我媽的光身子抱在腿上玩
弄一陣後,說:「許會計呀,這幾天我霸佔你的時間太多了,都影響了你們母子
的事了,這樣吧,我倆今天就玩到這裡,你們母子好好敘敘,我知道我們在你們
放不開,我和張芹先走。小子,好好服侍服侍你媽。」說著對我擠擠眼。

我正要說話,卻看見我媽本來笑著的臉突然一沈,我的心也沈了下去。

沈默了一會,媽媽又「咯咯」笑著摟住隊長的脖子說:「隊長這麽快就玩厭
我了?急著走是不是又看上哪家的媳婦了?要真玩厭我就走吧!」

隊長抱歉地看我一眼,摟緊媽媽,摸著她的大白乳房,哈哈笑著說:「我的
小寶貝呀,你說啥話哩?你這樣的大美人我怎麽玩得厭?我恨不得把卵蛋都射到
你的小屄裡去!嘿嘿,只不過……咳!咳!」說著又看我一眼。

見到我媽這態度,我心裡無名火起,卻只好哈哈笑著說:「是呀!是呀!隊
長說到哪裡去!我媽不就在家裡嗎?我玩她機會多的是,說好了大家玩玩的嘛!
你啊,還是好好的給我媽多開幾次門吧!我這裡不是還有張芹這個小騷貨嗎!」

說著,我手伸進張芹衣服去捏玩她的雪白大乳房。張芹嬌嗔地打了我幾下,
說:「臭小子你作死呀?」不過也由得我玩她的乳房。

那天晚上隊長沒走,留下和媽媽一塊睡,我也留張芹和我過夜。我知道老炮
又出去嫖了,張芹這騷貨求之不得呢!

聽著隔壁房間床「吱咯吱咯」的響,我知道隊長又在搞我媽了。想著我媽雪
白嬌嫩的身子被壓在隊長這大塊頭下,浪叫著挨操,我心裡十分不是滋味,但生
理上卻興奮起來,壓在張芹的裸體上就搞起來。

睡了一會就醒了,口渴了就起來到客廳喝水,發現我媽和隊長睡的屋子裡燈
還亮著,而且還在說話,難道她們還沒搞完?

只聽見隊長說:「你白天這樣對你兒子不好吧!」

我媽沈默了一下說:「沒什麽不好的。哎呀!隊長你別掃興好不好?你這陪
我睡覺呢,提我兒子幹什麽!」

隊長說:「好吧好吧,不提不提。寶貝,把大腿分開,我再操你一次!」

我媽說:「隊長啊,不是剛完事沒多久嗎?你又要搞我啊?」

隊長呵呵一笑說:「誰讓你的身子這麽要人命,你摸摸,我的雞巴又脹起來
了。」

媽媽說:「呀,真的脹好大啊!隊長你還真是搾不幹啊,我又要受苦了。」

隊長說:「什麽受苦啊,樂死你!」

媽媽說:「把燈關了吧!」

隊長說:「關什麽燈啊,關了燈我不是看不見你漂亮的臉蛋了嗎?搞著多不
痛快!寶貝,你的奶子多白多大呀!」

我聽見床「吱」的一聲響,同時我媽「啊」的叫了一聲,我知道隊長的大雞
巴捅進我媽的屄裡了。

隊長邊操邊問我媽:「大美人,我操得你舒服嗎?」

我媽哼哼叽叽的說:「好,隊長你東西這麽大,搞得我好舒服哩!我喜歡隊
長玩我。」末了又加上一句:「我現在就不喜歡我兒子搞我!」

我聽得怒火中燒,回到屋裡,扳過張芹的的身子,按上去又幹了她一炮。慢
慢睡去。

第二天,我和老炮都沒出車,我就約著他一起去嫖。我們叫了兩個有幾分姿
色的妓女,一人抱一個就嫖起來。我窩著火,拿著身下的雞發泄。操一陣,我們
都射了精,付了錢讓妓女走人,躺在床上休息。

老炮說:「兄弟,心裡堵著吧?你媽這幾天對你這樣,好像真不是個事。」

對老炮,我也沒什麽隱瞞的,就說:「我媽以前對我不是這樣。我也不知道
是怎麽搞的。」


老炮說:「我看啊,你媽和你好像有什麽誤會。幹脆這兩天隊長也別去你家
了,你和你媽好好溝通一下,我去和隊長說。畢竟大家玩換妻圖的是樂,要是弄
得大家不高興了,就沒意思了。放心吧,隊長也不是那號奪人所愛的人。」

一連三天,隊長都沒來玩我媽。下班後吃了飯,我還是和我媽一起睡在她和
爸的床上,媽媽也隨我脫光她的衣服,隨我插入。從她被我操的反應來看,也不
像她說的不喜歡讓我搞。

可是除被操時的反應以外,她的態度就是和前幾天一樣,我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從吃飯到睡覺這段時間,媽都要往門的方向看好幾次,我知道她是納悶隊
長怎麽不來搞她了!哼,是想隊長的大雞巴了吧!我的心裡酸溜溜的。

第三天吃了飯,媽媽終於主動問我:「隊長這幾天怎麽都沒來?」

我看著電視,心不在焉地用控制器換著台,冷冷地說:「誰知道啊!不就三
天嗎?不來也正常啊!沒什麽奇怪的。」

「可是前些天他幾乎天天來……來咱們家,怎麽突然……」

我放下控制器,冷冷地看著她說:「怎麽啦?屄癢了吧?想隊長的大雞巴了
吧?騷貨!」

媽媽一愣,氣憤地說:「你……你說得這麽難聽!」

我站起來看著媽:「難聽?你讓隊長操的時候,浪成那個樣子!還不騷嗎?
和我睡時,你又是那個德行!你就那麽喜歡挨隊長大雞巴操嗎!我就真那麽不如
他啊!我就說,騷貨!淫婦!」

媽媽尖叫起來:「對!我就是喜歡讓隊長操,怎麽啦?隊長會玩女人,雞巴
又大,我就喜歡他的大雞巴操我的屄,你管得著嗎?他就比你強!怎麽啦?」

這下我愣住了,我媽平時很斯文,說話從來不帶髒口,現在這麽說,那是氣
極了。

我媽又接著說:「當時是誰要我陪別的男人上床的?自己的親媽都給別的男
人玩,你還是人不是?那天你就在一邊看著我被隊長強奸,你不管不算,還幫著
隊長來強奸我。現在這樣,怪我嗎?不是你自作自受?」

我聽得啞口無言,原來是這樣啊!我又氣又急就哭了起來,邊哭邊說我當時
是說大家隨便玩玩嘛,你怎麽要動真的啊?你怎麽能對別的男人比對我還好呢?
我當時也是迫不得已,他們知道了我和你的事,我只能這麽子掩飾。我悔死了!

見我哭得傷心,我媽心軟了。過來摟著我說,好啦好啦別哭了,媽現在不怪
你了還不行嗎。見我不哭了,媽媽說其實她這幾天這樣是故意的,故意氣我。因
爲她氣不過我把她送給別的男人玩,還幫別人強奸她,所以有意報複我。可現在
木已成舟,再說我也知道錯了,也就不怪我了。

我問媽媽:「那爲什麽那天晚上你和隊長睡覺時還說不喜歡讓我搞?」

媽媽嫩白的臉上露出一絲狡猾笑容:「我知道你在外面,我聽到你喝水的聲
音了,你那點習慣我還不知道?我是故意說的,那事隊長也最明白,我是邊說邊
和他擠眼睛呢!」

心裡大石頭落了地,又見到我媽不常見的狡猾的笑容,不由得笑起來。媽媽
打我一下說:「一會哭一會笑,都差點當爹的人了,還像小孩子一樣!」

聽到這句話,我一陣溫馨,不管怎麽說我曾把媽的肚子都搞大了,孩子都差
點生下來,媽心裡怎麽會沒有我呢?我抱著媽,問她:「媽,那其實你是不喜歡
隊長搞你。我去對他說,今後就結束了,不叫他再來了。反正先锋欧美幼女电影這幾天他也玩過你
了。」

媽媽歎口氣:「也不是這樣的。隊長爲人豪氣,會玩女人,下面……下面的
東西又大,只要是女人,被他搞沒有不享受的。開始我是被強迫的讓他強奸的,
可是真讓他搞上手了,就覺得讓他操服了。前些天他天天來搞我,真的把我搞得
挺舒坦的!」

我一聽,又急了。媽笑著在我嘴唇上親了一下說:「別急呀,聽媽說完。但
你不比隊長差呀,你年輕精力旺,天生會玩女人,玩女人的技巧比隊長還好呢!
再說你是我親兒子,卻又差點是我孩子的爹,當你壓在我身上插進我的身體射精
究极美乳在线 時,那種刺激是和隊長上床時體驗不到的。所以呀,我享受讓隊長搞不假,而我
更喜歡我的那個不肖兒子上我的床搞我!」

媽媽又笑笑說:「其實我最希望你們倆都是我的丈夫,天天都一起把我弄的
舒舒坦坦的。」說到這裡,媽臉一紅,因爲他想起她真正的丈夫還在外面辛苦,
她卻在家裡偷人!

現在終於雨過天晴。我壞笑地看著媽說:「我現在想開媽的門。」媽打我一
下,說:「那天隊長搞了我以後說他是新郎。這幾天我們不叫他們來了,你來當
新郎,媽好好的做你的新娘好不好?」我歡呼起來。

媽媽說:「我們現在就洞房好不好?媽媽就嫁給你做你的新娘了。」我呼息
急促進來,開始脫媽媽的上衣,媽媽自己解開乳罩,兩顆肥白碩大的乳房就在我
眼前,我伸手就摸。

這時媽媽突然在我耳邊輕輕說:「小壞蛋,你真的就不喜歡我讓隊長搞嗎?
隊長壓在我身上插進來的時候,你下面那個壞東西脹成那個樣子,以爲我沒看見
麽?」我讪讪的笑了笑。

媽媽用她白嫩的手指握著我的陰莖說:「瞧,脹起來了,喜歡當媽媽的新郎
嗎?」我說:「想,太想了。」媽媽說:「那就盡情地玩媽媽吧!不把媽玩舒坦
了,媽不答應哦!想怎麽玩媽媽都可以,你不是一直想射在媽媽嘴裡嗎?今天你
就先插媽媽,然後媽讓你射精在媽的嘴裡,媽還把精液吃下去好不好?」我連說
好好好。我的雞巴又脹大了幾分。

媽媽自己脫下了褲子,現在她已經一絲不挂了。她突然有點壞壞的笑著,把
手伸到自己雪白的兩腿中間,說:「看到媽的這裡了嗎?記得隊長用他下面那東
西……」

我喘著粗氣,打斷媽說:「媽!我要你講粗話!講粗話!」

媽也開始喘氣,接著摸著自己的兩腿間說:「好,媽媽講粗話。這裡是什麽
呀?這裡是媽媽的屄呀!你還記得嗎?媽媽被隊長壓在下面,媽媽的大腿分開,
媽媽的屄和陰毛都露著,隊長就把他那大大的雞巴插進媽媽的小屄裡了。你看見
了嗎?隊長大大的雞巴操著媽媽的小屄啊!你興奮嗎?現在你想像隊長一樣用你
的大雞巴操媽的小屄嗎?媽的小丈夫。」

我讓媽這通淫蕩無比的話刺激得雞巴都要脹炸了,來不及到床上了,我一把
將媽媽推倒在沙發上,吼著:「媽把腿叉開,把小屄挺起來,兒子的大雞巴要捅
進來了!」說著就壓上去。

隨著媽「啊」的一聲嬌叫,脹大的雞巴全根捅入!我打樁般一下接一下的猛
插,媽媽抱緊了我說:「媽的小丈夫呀,你的雞巴現在和隊長的一樣大了啊!」

我捅了不知多少時候,媽媽泄身了,她的陰道一陣陣收縮,夾著我的雞巴。
我忍著不射接著插。到了媽第二次泄時,我說:「媽,我要射了。」媽說:「射
進媽的嘴裡。」說著張開了嘴。

我抽出雞巴,捅進媽的嘴裡開始噴射,這次太興奮了,射出的精液量很多。
媽媽張著嘴,讓我看她嘴裡滿滿的精液,然後嚥了下去。

我和媽都躺倒在沙發上,身體微微抽搐著。

半晌,媽長籲了一口氣:「這是最舒坦的一回了!」

我撫摸著媽媽雪白的身子,有些不解地問我媽:「媽,今天你怎麽那麽放得
開,說那麽淫的話?我現在都有些不敢相信哩!」

媽媽臉紅了紅,說:「大概是這幾天的生活太淫亂了,加上剛才我們吵架時
我又那樣說了,我不知不覺沒了以前的那種羞恥心了。怎麽,不喜歡媽這樣嗎?
我的小丈夫。」

「喜歡!實在太喜歡了!」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