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秘密真的很難 [3金瓶少女电影手机在线/6]

www.mmm996.com
早晚我都會把我媽的乳房吸空,可中午我在技校,我媽乳房漲得像奶牛,坐
著不敢碰桌子,走著路乳汁都能溢出來,胸前有時會濕出來,我媽只好偷偷地跑
到衛生間把奶水擠掉,有時讓別的女人撞到,誰也不說什麽,可出來就會一陣議
論。

有幾個男人開始圍著我媽轉起來,在我爸回來前兩個禮拜,我才讓我媽用回
乳藥回了奶,可那乳房大了不少。

我爸一回來就聽到了傳言,說我媽在他不在時懷了野種。

一天他關了門和我媽吵,問到底怎麽回時,我聽見我媽又哭又罵,說:「那
幾天你又沒戴套子,當然是你的。」

他沒辦法,悄悄地問我,家裡有什麽人來過沒有,我當然說不知道。他聽我
說不知道,就更蒙了。他跟蹤了我媽幾天,可什麽也沒發現,只好算了,不過,
他改了短途。

憋了快一個月後,我忍不住了,一天,我買了一瓶安定,讓我媽下了四顆在
他酒裡,藥效有點慢。喝了酒後他照例把我媽拉到了臥室,讓我睡覺,我怎麽會
睡呢!

我從門縫裡看了起來,同往常不一樣,這次他沒帶套子,可他確實不行了,
他把媽脫光了想用後入式,讓我媽把屁股撅起來,可他的陰莖卻沒完全挺起來,
粗是粗了不少,可是卻向下傾斜的,不是像我和小缪,是向上挑起來的。

他先弄弄我媽乳房,又搓搓我媽的陰部,想讓她濕起來,滑了好插,可半天
也沒滑,他氣得罵我媽,「你的奶子都成皮球了,還說沒懷過野種,是不是生下
來了,插死你。」

我媽彎著腰不吭聲,可他那東西卻不行,又揉了一會,用手在陰莖上塗了點
吐沫,又用手扣我媽陰部,總算滑了,可卻插不進去,用手把我媽屁股向兩邊扒
了扒,用一只手托著陰莖,對準了,一挺,總算進去了,抽插起來,可才不到十
分鍾,就看他身子一僵,射了。

藥效漸漸發了,他也累了,一頭栽在枕頭上就睡著了。等他打呼了,我媽拿
了件睡衣,光著身子出來了,想按我要她做的那樣到我房間來,她一看我就在門
外,嚇了一跳,皮球一樣的乳房在胸前直晃。

我下面早硬了,一摸我媽陰部,還濕著呢,我顧不得讓她搽了,把我媽抱了
起來,到了我房間扔在床上就壓上去了。

我那次是第一次打後炮,感覺真是不同,我媽陰毛濕乎乎的,龜頭在陰道口
一滑就進去了,陰道裡面也是比單幹要滑,我一只手摟緊我媽的腰,一只手把她
的屁股用墊著,插到了深處,努了幾下,龜頭碰到了一團濕乎乎的東西,我再一
挺,過去了,那團濕的東西被拖開了,裡面就更滑了。

我覺的不過瘾,把我媽的大腿向我腰上面又拉了拉,又插得深了一點,抽送
了快十幾分鍾時,我媽有反應了,牙咬住了下嘴唇,我把我媽肉滾滾的腰身摟緊
後,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我媽開始喘了。

我把手再次移到我媽屁股底下,托了托,一下插到了最深處,龜頭觸到了子
宮頸,這次更深了些,進去了一點,子宮頸口像小嘴一樣含住了我的龜頭前端的
尿道口。

我努了幾下,我媽出聲了,她怕讓我爸聽見,憋在喉嚨裡,手開始抓床單,
我知道我媽快了,就加緊抽送。

我媽掙命一樣的大喘著,憋著呻吟,屁股自己向上擡,身子弓了起來,乳房
漲大了,乳頭硬硬地挺著,乳暈也突起來了,陰道開始一下一下地收縮,好像小
手在一下一下地握我的陰莖,她柔軟的肚皮緊貼我的肚子,我渾身發熱,背上出
了汗,快射了。

我停了一會,插在深處不動,用手玩了玩我媽的乳房和屁股,我媽也放松了
一點,我又開始抽送,在子宮頸口觸弄。

我媽的身子又繃緊了,我插到了子宮口,努了幾下,憋了口氣,身子一挺,
大股精液射進了我媽的子宮,最後一股出去後,我出了一口長氣,放松了我媽,
趴在她身上喘息。

我媽也松了口氣,渾身癱軟,在我身下喘息,我的陰莖在陰道裡開始疲軟,
我媽慢一點,身體還有點顫,陰道仍然一縮一縮的,我從我媽耳邊擡起頭來。

我媽用手幫我搽了搽額頭的汗,我摟出她,開始吻起來,吻了一會,我媽的
身體更松弛了,陰道不再收縮,我側過身,把陰莖拔出來。

龜頭從陰道口出來時,我媽輕輕地哼了一聲,我躺在我媽身邊,我們輕輕喘
著,我媽側轉身,把頭埋到我懷裡,我摟著她用手拍了拍她的屁股。

我媽撒嬌地扭動了一下,我又想起了小缪,用手擰了她屁股一下,有點痛,
我媽擡起頭來,輕輕打了我一下。

我聽了一會,什麽也沒有,在離我們不遠的另一個房間裡,我爸正打呼呢!

我們又纏綿了好一陣,我看快一點了,我拍拍我媽滾圓的屁股,讓她回去,
我媽又和我纏了一會,爬起來,拿著睡衣,光著身子悄悄的過去了。

第二天早上,大家都起來了,我爸在客廳抽他早上必抽的煙,我媽正在抹桌
子。

我出來了,我媽一看見我,臉稍紅了一下,把眼簾立刻垂了下去,我知道她
畢竟還是第一次做昨晚那樣的事,在我爸面前和我見面有點不好意思,其實我也
有點,沒和他說話就出去了。


過了一個多月,我到了蘭姐那裡一趟,居然又碰到了以前帶我嫖蘭姐同鄉於
曉美的那個朋友,他已經結婚了,可還是喜歡嫖,他是回來進車隊開車的,他見
了我很高興。

我們脫了衣服,三個人就睡到了一起。我一般叫他老炮,他對我笑著說:
「你也弄上蘭姐了?」

我說:「就是於姐介紹的,我和蘭姐是老相好了。」

老炮說:「看不出來你已經是個玩家了。」

蘭姐立刻笑了說:「人家早是老玩家了。」

老炮說道:「再老也老不過我,還是我帶他在小於身上開葷的。」接著他用
手摸了我下面一把,笑起來,說:「怎麽不擡頭呀,讓蘭姐玩陽痿了吧,我先來
吧,你還沒玩過打後炮吧,讓你來來興趣,讓你小弟擡擡頭。」

其實我這一個多月已經在我媽身上玩了幾次後炮了,我沒說什麽,只是笑,
老炮是個精明人,立刻叫起來,說:「好小子,你玩過了,進步快呀!」

蘭姐正被他壓在下面,一拍他的屁股說:「你那知道,人家早弄上一個女人
了,還是沒下水的,年前他還向我討教弄軟她的辦法呢!」

老炮一邊用勁插蘭姐一邊說:「好極了,既然你都用她打了連環炮了,就讓
我也玩玩,那女人是做什麽的?沒下水的女人玩著有意思。」

蘭姐剛說,我們下了水的就沒意思啦,就讓老炮用舌頭堵住了。

老炮把蘭姐揉夠了,喘著氣從蘭姐身上翻了下來,我現在欲望並不太強,並
沒想動,動了就要票子,這女人可是絕對認這個的。

老炮點了支煙,又問我打雙炮的話……

蘭姐正光著屁股吃蘋果,見我沒表示,就說:「老炮你不是玩過換妻嘛,讓
他玩玩你老婆,你們換著玩嘛!」

一聽這話,我下面立刻硬了起來,他兩一看,都笑起來,說:「看來還是這
個讓他來興趣。」

欧美xxxxxoo

我和老炮半真半假的說好了過幾天就玩他老婆。他老婆我認識,是車隊食堂
的,平時到沒看出有多浪,所以我沒當真,以爲只是老炮說的葷笑話。現在我正
在車隊實習,老炮就在頭車裡。

沒想到過了幾天,實習車隊出去路訓,休息時老炮來了,他壞笑著說:「收
車了到我家來。」扭頭就走了,我看著他背影,下面立刻挺起來了。

收車後,我就向老炮家去了。他家在我家後面一棟樓,路過食堂時,他老婆
張芹正在收票口坐著,沒擡頭正在數票。

我走到老炮家門口了還有點納悶。

「什麽事呢?」老炮開的門。

進屋坐下,我問他。

「什麽事呀,你不是想我老婆嗎?」老炮點了一支煙。

我說:「來真的,還是耍我呢!」

老炮不再多說,我們開始看電視。

下午7點多老炮老婆回來了,一進門,我正坐在客廳,她看了我一眼,眼簾
向下一垂,把拎著的包子放在桌子上就進裡屋了。

老炮跟了進去,一轉身的工夫就出來了,招呼我吃飯,我看他的臉色開始有
點興奮的樣子。

我拿了個包子,問他,到底幹什麽。老炮不說話,似笑非笑的看著我,我看
著他好像逐漸開始興奮的樣子,心裡開始知道了。

我看了一眼裡屋,燈沒開,也沒聲音。我又看了一眼老炮,我的下面開始有
感覺了。

我吃了兩個包子,老炮吃了一個,我們誰也沒說話,屋裡只聽見電視裡新聞
聯播的聲音。

我停了一會,擡頭看老炮,他沒看我,一副走神的樣子,可臉色開始潮紅,
眼神迷離起來。裡屋他老婆張芹一點聲音都沒有。

我一按遙控,電視關了,立刻屋裡的靜寂讓我喘不過氣來,我聽見老炮的呼
吸開始有點急促起來。

我碰了他一下腳,他夢遊似地輕聲說:「你去。」

我有點不知所措,說:「她知道呀!」

他點了一下頭,我猶豫地站了起來,向裡屋走去。屋裡沒開燈,可我借客廳
的余光看見,張芹合衣坐在色甜甜床邊,我走了進去,老炮手裡端杯水跟了進來,我看
離床不遠的地方已經鋪了一張毯子,他一聲不吭坐在了上面,把水放在了邊上,
屋裡的光線正好。

我開始興奮起來,我走到他老婆旁邊,把手放在她肩上,他老婆沒擡頭,我
對老炮說:「我真用你老婆了。」

他發出了一聲呓語似的答應,張芹長得一般,身材也一般,如果我媽的乳房
是籃球,她的大概勉強是排球。雖然我不是第一次當人面弄女人,可我是第一次
當著丈夫的面弄他老婆,而且我認識他老婆,常在食堂見到的。

我把一只手搭在她肩膀上,一時還真不知如何是好。

張芹始終是低著頭不吭聲,過了一會,我有點感覺了,我看了老炮一眼,他
坐在暗處,身子依在牆上,我俯身抱住了他老婆,感覺到她的呼吸急促起來,我
不在想什麽,抱著她倒在床上。

我把手伸進她衣服裡摸起來,她比我媽瘦,可還是挺有肉,我摸索著解開了
她的胸罩,揉搓起她的乳房來,比我媽的小,可乳頭差不多,我撚了撚,張芹哼
了一聲,腿並起來。

老炮坐在那裡看著一動不動,我不在管他壓在張芹身上,在她臉上親起來,
張芹不怎麽動,只是被動的任我擺佈,她這樣讓我有了一種快感。

我真正地興奮起來,低頭含住了她的舌頭,一只手摟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插
進了她的褲子裡。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